專利無效訴訟中的證據規則適用問題及建議

民事訴訟證據論文第四篇:專利無效訴訟中的證據規則適用問題及建議 摘要: 在專利無效訴訟中,證據規則的適用直接關系到相關利害人合法權益能否得到維護。在對我國專利無效訴訟程序展開分析的基礎上,本文對訴訟中證據規則適用問題展開了分析,提出了優先適用審查指南規定
閱讀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民事訴訟證據論文第四篇:專利無效訴訟中的證據規則適用問題及建議   摘要:在專利無效訴訟中,證據規則的適用直接關系到相關利害人合法權益能否得到維護。在對我國專利無效訴訟程序展開分析的基礎上,本文對訴訟中證據規則適用問題展開了分析,提出了優先適用審查指南規定的建議,然后對司法實踐中舉證責任和新證據采信等問題進行了辨析,為關注這一話題的人們提供參考。   關鍵詞:專利無效訴訟; 證據規則; 適用問題;   針對已經授權的專利提出無效申請,需要經歷嚴格審查程序確定其是否具有效力,以便加強對社會公共利益的維護。而在專利無效訴訟中,法院需要按照證據規則對原告和被告進行約束,保證實體合法權利能夠得到維護。但就目前來看,專利無效糾紛中容易出現證據規則適用問題,司法實踐中也可能出現違規證據規則的情況,將給社會公共利益帶來不良影響。   一、我國專利無效訴訟程序分析   專利無效訴訟程序是在某項專利被公告授權后,由認為其不符合專利法規定的主體提出訴訟的過程。提出專利無效宣告請求的主體通常為與專利權相關的利害關系人,如需要使用專利的個人或單位等,能夠通過否定專利效力實現專利無償使用。按照專利法規定,除專利權人以外,任何公民都能成為專利無效訴訟提出人。在訴訟過程中,需要面向專利局復審和無效審查部提交無效宣布申請。該部門是我國唯一有權對專利效力進行審查的部門,能夠決定專利效力是維持或否定。在主體提出專利無效宣告申請后,僅能發起訴訟程序,只有在專利局復審和無效審查部審查后決定受理后才能啟動訴訟程序。在訴訟中,專利局復審和無效審查部將充當被告角色,在法庭上解釋和說明專利效力否定或維持的理由和程序,承擔舉證責任。在專利局復審和無效審查部決定專利無效的情況下,專利權人可以成為原告或第三人,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參與訴訟過程。在訴訟過程中,專利局復審和無效審查部將要求申請主體在請求書中結合證據說明申請專利無效的理由,確保理由符合《專利實施細則》中的法定情形,不符合專利法實質性要求的將不予受理。從申請提交開始的30天內,申請人可以提出新的理由和證據材料。審查發現申請書存在瑕疵,專利局復審和無效審查部需通知申請人按規定補正,超期視作未申請,自動終止訴訟程序。確認符合規定后,專利局復審和無效審查部通知專利權人提交陳述意見書等資料,并且可以在不超原保護范圍內進行文件修改。審理以書面為主,必要時可進行口頭審理,不得延長審理期限。法院作為維護社會公共利益的最后防線,需要為訴訟主體提供司法救濟,并發揮司法審查作用,對專利局復審和無效審查部行使行政職能的過程進行監督和限制,以免出現行政權濫用問題。   二、我國專利無效訴訟中的證據規則適用問題  。ㄒ唬o效訴訟中的證據規則   結合專利無效訴訟程序可知,程序屬于特殊的行政程序,并非是民事程序。然而在訴訟雙方能爭論專利權效力的構成中,訴訟主體可能提出部分或全部權利無效的請求,參與到訴訟的專利權人可能認為專利具有法律效力,導致爭辯帶有民事訴訟的對抗性。憑借對抗,專利局復審和無效審查部將審查授權行為是否正確。受這一因素的影響,專利審查指南中的證據規則帶有民事訴訟證據規則特性,并明確提出未規定的部分參照“人民法院民事訴訟中的相關規定”。相較于美國、日本等國家,我國專利法或細則中并未對無效程序中證據規則作出過多規定,以至于最高法時常需要根據民事訴訟證據規則進行專利無效訴訟證據效力判定。從總體來看,專利無效程序中普遍適用“誰主張誰證明”規則,同樣在缺少證據證明訴訟主體事實主張的情況下,舉證責任人需要承擔不利后果,與最高法院發布的民事訴訟證據規定相呼應。按照最高法的司法解釋,“事實”應當為“積極”的或發生的,屬于證據法的通用規則,就是訴訟主體只需要對專利效力宣布后的“事實”進行證明[1]。而針對證據,需要做到質證,在口頭審理中核實每件證據的真實性,在當事人未提出異議的情況下,可確認證據證明力。此外,專利無效訴訟中也適用“優勢證據”、當事人認可等通用證據規則,確保專利審查證據規則得到有效補充。  。ǘ┳C據規則的適用問題   盡管專利無效訴訟中引述了大量民事訴訟證據規定,但是審查指南中存在一些特殊的證據規則與法院發布的規則并不一致,容易引發對規則適用問題的爭論。從法律位階上來看,顯然最高法院司法解釋更具權威性。法院在審判過程中,可以針對專利無效程序采取司法解釋,對使用的證據規則進行規定,將規則看成是專利法的細化,要求審查指南規則服從。作為部門規章,法院如果認為審查指南具有正確性,也可以在法院判決書中進行引用。實際上,專利訴訟具有一定的特殊性,需要對民事訴狀中沒有的證據規則進行適用。如針對域外證據,審查指南中規定可不執行公證和認證程序。因為在專利案件中,如果執行民事訴訟證據規則對境外形成的證據進行認證和證明,將耗費極大的成本和過長時間。在司法實踐中,如果能夠通過外文圖書、外國專利文件等途徑獲得證據資料,自然無需特別認證。在證據文字方面,民事訴訟顯然無明確規定,然而審查指南提出證據應為中文譯文,審查中不承認外文證據,并對譯文不一致的問題進行了規定,可以由專利局復審和無效審查部委托翻譯[2]。制定這類證據規則,能夠避免雙方因證據資料一致問題產生爭論,確保訴訟糾紛能夠得到高效處理。相較于民事訴訟法,審查指南規定隨時代變更速度更快,提出了互聯網公開內容可作為證據的規則,明確指出公眾能夠瀏覽的最早時間為信息公開時間,可以互聯網信息發布時間為準,使得專利訴訟可以通過提交視聽資料實現證據補充。從本質上來講,專利法將復審專利局復審和無效審查部提至司法審級,導致其缺乏足夠調查取證能力,無法采取證據保全等強制措施。針對這一問題,審查指南提出專利局復審和無效審查部可以委托地方知識產權局進行調查取證,確保了專利局復審和無效審查部能夠順利履行舉證責任。  。ㄈ┳C據規則的適用建議   深入分析專利無效訴訟中的證據規則適用問題可以發現,審查指南規定作為部門規章文件,在尚未完善的情況下無法從立法層面為司法審判提供指導,所以無效訴訟中依然需要對民事訴訟證據規則進行適用。但與此同時,需要考慮到專利無效訴訟的特殊性,針對審查指南中的特殊證據規則進行適用。從法律角度來看,因為審查指南為專利法和細則的下位規定,相對司法解釋來講屬于特別法。按照國家規定,特別法優先適用于普通法規則[3]。從未來發展角度來看,如果專利無效程序證據規則能夠被納入到專利法中,最高法院將無需制定相應司法解釋。在適用規則上,還應保證法律訴訟程序適用的證據規則與專利局相同。就目前來看,法院在審理案件時僅適用最高法院頒布的普通證據規則,不受審查指南約束,但針對不一致證據規則應優先適用審查指南規則。針對民事訴訟法未規定的內容,還應參照審查指南規定加強司法解釋,也可以由法院與復審專利局復審和無效審查部協調和溝通,發布無效訴訟案件審理的證據規則。   三、我國專利無效訴訟中的證據規則司法實踐問題  。ㄒ唬┡e證責任問題辨析   1.問題描述   在上述分析中可知,專利無效訴訟中遵循“誰主張誰舉證”的證據規則。但實際上,“誰主張誰舉證”并未決定舉證責任分配方式,只是強調提起訴訟以防需要對不利后果進行承擔。在審查指南規定中明確提出,在證據證明力不足以用于認定爭議事實的情況下,需要由專利局復審和無效審查部根據舉證責任分配規則進行判定。由此可見,最終訴訟判決結果將由舉證責任分配方式決定。通常的情況下,舉證責任分配需要按照法律進行,在無明文規定的情況下,需要從邏輯上確定誰提起訴訟誰負責舉證。在專利法實施細則中規定,無效訴訟發起人需要向專利局復審和無效審查部提交請求書和必要證據,并結合證據說明提出無效請求的理由,將每項理由中的證據指出。與此同時,復審專利局復審和無效審查部需要承擔舉證責任。在司法實踐中,法院在審理專利無效案件時一直啟動行政訴訟程序。按照行政訴訟法規定,被告對具體行政行為具有舉證責任,需要提供作出行政行為的證據和依據的規范性文件。而這里的“舉證責任”通常被看成是結果意義上的證明或說服責任,在訴訟案件本身證據不足、事實不清的情況下,難以使法官信服,將導致當事人承擔較高的敗訴風險[4]。此外,在專利無效訴訟中,專利權人可能成為原告或第三人,作為專利無效直接影響的主體,如果持有消極態度可能導致專利權被放棄,因此同樣需要向專利局復審和無效審查部提交證據,承擔舉證責任。   2.司法討論   在司法實踐中,舉證責任主體有多個,使得責任分配成為了法院需要思考的問題。如果針對案件待證事實確定訴訟發起人已經盡到舉證責任,專利局復審和無效審查部和專利權人就需要提供反證,實現舉證責任轉移。此時,法院將被告一方“舉證責任”解讀為提供證據的責任。但如果將“舉證責任”界定為說服責任,專利局復審和無效審查部和專利權人無需提供證據,就需要由原告全權承擔舉證責任,F階段,我國法院大多將舉證責任理解為證據責任,也可以看成是行為意義上的證明責任,使得舉證責任反復在訴訟雙方之間轉移,確保法官能夠在案件審理中查明事實真相,從內心上確信判斷結果。因此在司法判決書中,極少出現結果或說服方面的證明責任表述。但在專利提到的技術方案存在爭議的情況下,法官將難以確定誰的主張成立,此時結果意義上的舉證責任由誰承擔將成為需要明確的問題。按照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關于強化知識產權保護的意見》規定,還要推進知識產權民事、刑事、行政案件“三合一”審判機制改革,使證據標準得到嚴格規范[5]。從加強行政執法和刑事司法連標準銜接的角度,筆者認為可以適用刑事訴訟法中的“排除合理懷疑”標準。因為專利讀者為虛擬的本領域技術人員,不能將其技術水平設定過高,確保讀者只根據專利說明書教導就能實現技術方案。在司法審判中現有證據無法排除判斷這對方案能否實現的懷疑,能夠間接說明方案未達到公開生效的標準,因此還應由專利權人和專利局復審和無效審查部提供明確證據指導,承擔相應舉證責任。  。ǘ┕WR舉證問題辨析   1.問題分析   在專利無效訴訟案件中,按照審查指南規定,主張某技術手段為本領域公知常識的當事人需要對主張承擔舉證責任,無法舉證或充分證明,且對方當事人不認可的情況下,需要由合議組作出不支持主張的決定。在糾紛中,如果雙方對專利手段是否為公知常識發明產生爭論,需要由當事人通過教科書、詞典等工具書內容舉證,合議組不能代替確認,并且需要指出工具書內容能否作為證據。作為創造性活動,專利發明是否具有創造性通常需要根據公知常識確認。作為專利局復審和無效審查部,能夠按照職權認定技術手段判斷專利是否為公知常識,并可以引入技術手冊、詞典等常識性證據。從這一規則可以看出,專利局復審和無效審查部可以做出判斷,但也可以不引入證據,說明其在公知常識舉證方面無義務。在司法實踐中,法院通常會質疑專利局復審和無效審查部認定公知常識時未提供充分證據的行為,并會因此對其做法給予否定,判定專利局復審和無效審查部認定違反審查程序聽證原則。但與此同時,又不會追究專利局復審和無效審查部未提交公知常識認定證據的舉措,對訴訟發起人提交新證據進行直接采納,最終駁回專利權人以專利局復審和無效審查部審查決定為依據的主張[6]。由此可見,法院在面對行政行為進行審查時,是否存在“案卷排他主義”,傾向于保持行政程序穩定。然而公知常識為專利申請領域人員熟知的,按照職權引入公知常識似乎并無問題。   2.司法討論   針對公知常識舉證問題展開討論,首先需要確定概念內涵和外延。在訴訟法證據規則中,存在公所周知的事實這一描述,用于指代公理性常識,認為在訴訟中無需舉證。而在專利無效訴訟中,應利用“本領域普通技術知識”概念進行描述,按照審查指南為相關技術領域人員普遍知曉的知識。由此可見,專利技術是否屬于公知常識,還應是領域普通知識,能夠從教科書等特定載體上獲得或慣例解決問題的方法,并不適用民事訴訟中的免證規則。作為法官,在訴訟程序中無法掌握專業領域技術知識和慣用方法,因此雙方當事人需要為主張舉證,在一方提交證據后,另一方用反證推翻。按照2019年修訂的專利審查指南規定,在申請人對審查意見通知書中引用的公知常識產生異議時,審查員應當承擔舉證責任[7]。由此可見,審查員引用公知常識需要負責提供能夠證明公知常識確鑿的證據。   如果當事人未能擁有足夠機會進行意見陳述,法官不適合在裁判中直接判定專利內容是否為公知常識。而在法院行使司法審查職能的情況下,可以負責監督專利局復審和無效審查部行政行為的合法性和合理性,因此對專利局復審和無效審查部專業判斷需要保持審慎態度,在避免直接否定的同時,應根據充分證據認定公知常識。由此可見,在司法實踐中專利局復審和無效審查部需要承擔依照職權認定的公知常識的舉證責任,法官在參考專家證人、鑒定人等專業人士意見基礎上可以做出判斷。  。ㄈ┬伦C據采信問題辨析   1.問題分析   在專利訴訟中,也會出現法院主動引入或采信新證據的情況。按照行政訴訟的證據規則,“新證據”包含一審中準予延期提供且未獲準許證據、在二審中調取的一審當事人申請調取而未獲得證據、在舉證期滿后原告或第三人發現的證據。在再審程序中,對新證據是可以質證的。但在無效訴訟中,未在專利局復審和無效審查部審查中提交的證據,在司法中不屬于規則中的新證據,能否在審判中采信引起了司法爭議。因為按照規定,被告作出行政行為時未能收集到的證據不能在判定行為合法性時使用。但與此同時,在行政行為合法性判定方面,由明確說明不能采納未作為行政行為依據的證據。反推可以發現,如果在對行政行為違法結果進行判定時,法院能夠采信行政程序中未涉及的證據。但是如果在訴訟階段根據新證據做出撤銷專利局復審和無效審查部決定的結論,意味著在追求實體公平的同時,對程序價值進行了犧牲。因為直接采信新證據,只要有新證據提出,專利局復審和無效審查部就要重新做出決定,將導致當事人做出保留證據的舉措,導致循環訴訟不斷產生,此時無效訴訟程序的制定將失去意義。因此在法院審理專利無效訴訟案例的過程中,需要在新證據采信方面思考實體價值和程序價值的平衡性問題,以免導致循環訴訟受到鼓勵。   2.司法討論   實際在專利法實施細則和最新修改的審查指南中,都對實體價值和程序價值的平衡進行了體現。按照細則規定,請求人的補充證據能力將被嚴格限制,以免法院對新證據展開實質判斷。在主張專利無效的請求人提交證據時,只能因不可抗力等爭當事由補充證據,需要提供存在不可抗力等爭當事由的充分證據,否則將按照行政訴訟法規定限制補充證據,以免出現主張人故意實施證據突襲和濫用訴訟權利等問題。在新修改的專利審查指南中,明確規定化學領域專利補交數據可作為補充說明的依據,但在申請日后只能用于補強記載,不能作為新的專利內容,從而對申請人和審查專利局復審和無效審查部的權利義務進行平衡,避免申請人因保留證據導致專利失效問題的產生[8]?紤]到新舊法可能存在沖突,法院需要在訴訟中完成新證據實質判斷,避免當事人承受審級損失,同時避免專利局復審和無效審查部反復重新審查。由此可見,在司法實踐中法官可以有條件的采信新證據,以便在維護當事人合法權益的同時,避免陷入循環訴訟問題。按照這一證據規則處理專利無效訴訟,可以使專利權人窮盡證據維護專利效力,同時避免申請人故意制造證據突襲,在給予雙方充分質證機會和時間的同時,避免訴訟權被濫用,使司法機關和審查機關的公權力得到維護。   四、結論   綜上所述,在專利無效訴訟中,法院需要承擔維護社會公共利益的責任,在發現民事訴訟和審查指南證據規則不一致的情況下,優先適用審查指南規定,同時確保規則服從最高法院司法解釋。在司法實踐中,還應統一公開證明標準,合理進行舉證責任分配,并且有條件接受新證據,在維護公民合法權益的同時,體現司法審判權威性。   參考文獻   [1]史兆歡.專利無效制度的改革和完善[J].電子知識產權,2018(08):31-40.   [2]劉春杰,李寧.格列衛無效案中的證據應用思考[J].中國發明與專利,2018,15(07):119-123.   [3]崔起凡.專利案件中公知常識的適用研究[J].昆明理工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8,18(03):15-20.   [4]寧立志,葉紫薇.專利效力之否定:法理、制度與問題[J].中國發明與專利,2018,15(04):112-128.   [5]易繼明.構建知識產權大司法體制[J].中外法學,2018,30(05):1260-1283.   [6]王瑞龍.侵權訟中專利權無效抗辯制度弊端及解決路徑[J].中南民族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18,38(02):126-131.   [7]楊勤之.新形勢下專利審查中的創造性判斷相關問題分析[J].知識產權,2019(10):72-80.   [8]陶鑫良,韓穎,楊宇宙.專利申請中依職權認定公知常識之提供證據的責任[J].中國發明與專利,2016(05):88-93. 點擊查看>>民事訴訟證據論文(經典范文8篇)其他文章
    宋軼群.我國專利無效訴訟中的證據規則研究[J].法制博覽,2020(04):9-12. 轉載請注明來源。原文地址:http://www.561859.buzz/html/faxuelilun/20200424/8329400.html   

    專利無效訴訟中的證據規則適用問題及建議相關推薦


    聯系方式
    微信號 Lw54_com
    熱點論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
    牛魔王网络打鱼赌博游戏 福利彩票加盟利润高吗 股票融资操作 安徽省11选五开奖结果 湖北十一选五怎么玩 166bet娱乐城百家乐怎么样 2019十大股票推荐 三国杀玩法详细介绍 石家庄股票配资贴吧 上海快三走势图今天1 安徽11选五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