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山海子許海欽的新詩創作特征

新詩論文第八篇:東山海子許海欽的新詩創作特征 摘要: 福建東山詩人許海欽在澳角漁村出生長大,在太平洋西岸生存發展,創作了大量澄澈清新、獨抒性靈的海洋詩歌。他以獨特的抒情視角,講述了他對人間真情的深刻體驗。家國情懷視角下的時代書寫突出的是親情的溫馨與憂
閱讀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新詩論文第八篇:東山海子許海欽的新詩創作特征   摘要:福建東山詩人許海欽在澳角漁村出生長大,在太平洋西岸生存發展,創作了大量澄澈清新、獨抒性靈的海洋詩歌。他以獨特的抒情視角,講述了他對人間真情的深刻體驗。家國情懷視角下的時代書寫突出的是親情的溫馨與憂患精神,現代兩性平等視角下展現著人間純真愛情的夢想,化用中外文化典故的抒情視角表現了對民族文化傳統的熱愛與自覺傳承。詩人以海洋漁民剛柔相濟的人格力量,書寫了真切的時代擔當與平等包容、堅貞至純、自我奉獻、自由浪漫的愛情觀念。   關鍵詞:許海欽詩歌; 抒情視角; 海洋詩歌; 平等視角; 古今化合;   澳角是臺灣海峽西南端的一個漁村,正好處在南海與東海的陸地分界線上,東望太平洋,風景綺麗,漁產豐富。但在上個世紀的五六十年代,這里還是一個封閉貧窮荒涼的小海灣。許海欽小學未畢業就一腳踏入現實艱難的海洋風浪之中。那年他年僅11歲,開始在刀口浪尖摸爬滾打,向深海大洋討生活。從此,他的生命與海洋結下了不解之緣。多少年過去了,海欽已經不再是那個風里來浪里去的討海人,而是走上岸來,開創了一片橫跨大洋屬于自己的海洋產業,并以堅定的詩意信念努力守望著心中那片蔚藍的大海。作為一名從大海中長大的詩人,他自稱“大海的兒子”,并為自己取了個筆名叫“東山海子”。   一、家國情懷視角下的時代書寫   2019年他懷著真摯的情感,寫下了一首四百多行紀念家鄉澳角的長詩《澳角的!。定位在東經117.25、北緯23.35的澳角的海,沿著時間歷史的梳理,從詩中足以見證著他幾十年的滄桑變化與艱苦發展。從四百年前發展到共和國建國的初期,從二十世紀七十年代再到改革開放的春風吹進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到如今2019年澳角村已經成為“全國文明村”和“中國最美漁村”。“澳角的海,她是一本書/漁人讀她、海浪也讀她。”于是詩人“用大海的顏色寫下這段歷史/記錄新發生的事。”記錄著這個漁村發生的久遠的歷史、凝重的歷史人物、獨特的風情民俗、勤勞善良的勞苦大眾、滄桑歲月的悲劇故事、浪漫抒情的詩意書寫……這是詩人以自己獨特的經歷專為澳角的海寫下了特別的長詩告白。“每一個時代更迭,都會向大海傾述/向日月星辰行注目禮”,因此,詩人就是記錄著漫長歲月歷史的執筆者,“海的故事將永遠不會有結尾”。詩人滿懷著至誠至愛,深沉地凝視著這生他養他的澳角的海,同情著她滄桑艱難的歷史,愛著念著這片海洋。   對家庭親情的重視與鄉土的關懷,是許海欽詩歌的主題之一。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詩人的得意之作《媽媽睡了》,詩人一氣呵成,無一字改動。母愛永遠是他最柔軟最珍惜的部分。“媽媽,你睡著了/連同你的季節也叫不醒了/真的,我們都毫無戒備,”母親去世突然而沒有防備,真實的情感剎那涌現毫無造作。“多子的老母,善良的媽媽……你一生養育了我們六個兄弟姐妹/而你是一枚堅果/頑強地穿越了七十九個酷暑嚴寒。”字字催淚,感人肺腑。作為一個有社會擔當與時代使命感的詩人,許海欽心懷天下,對社會與國家同樣有著積極的關注與憂患精神。“這個時代在發燒/有誰給它掛瓶/道德下垂的重力/使我們不堪重負”,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經濟高速發展,然而時代的燥熱以及道德的滑坡需要停下腳步,及時整頓。所以詩人高呼,“中國啊/請放緩你的腳步/等等你的國民/等等你的道德/等等你的靈魂。”(《等等靈魂》)“硅谷的玻璃幕墻上/依稀掛著一只誘人的蘋果/還有一行神秘的甲骨文,”(《美墨之行》)中國的崛起與發展,已經受到世界的矚目與認可,“甲骨文”正是中國的象征,自豪與驕傲溢于言表。詩人時刻關懷著國家與家庭。這部分詩歌具有濃烈的時代氣息,許海欽以家國情懷的獨特視角展現了自己對家庭與親情的重視、鄉土的依戀,對國家與社會的積極關注,作為新時代詩人和企業家的許海欽有著新時代的使命感,這是詩人的良知與擔當。   二、現代平等視角下純真愛情的夢想   除了家國親情,現實人生中還有至純美好的愛情。面對這些曾經的美好情感,詩人許海欽大多站在現代人格平等的立場上來展開抒寫。許海欽的詩歌中充滿對純真甜蜜愛情的憧憬。他總是以現代兩性平等下的人格視角來書寫這些美好純潔的愛情往事,一以貫之地刻畫出心中美麗的女神形象和深沉純凈的男性形象。“我到海灘上去尋找兩人寫下的字跡/……/我的夜是密封的/只有一個窟窿/讓我看見一個人/每個夜晚我與她說話/真的很幸福”,詩人心中渴望的只有心愛的那個人,只為她打開心扉。而詩人所向往的美好愛情體現在最真實最平常的生活:在海上漁燈的照耀下有“一幅映在大海的雙人剪影”(《美麗的人生》),“月亮撩開她的長發/讓我仔細端詳她的臉,”(《月亮船》)等,這些都是最真實最簡單的愛情日常,歲月靜好美麗動人。   學者熊十力先生認為,“讀《詩》以后,就不須幻想著什么天國,而應該在人間世,過一種超脫意趣的生活,其所詠歌,皆人生日用之常與男女室家農桑勞作之事,人生本來清凈,故不必排斥人間世而別求天國,這是中國宗教不興的原因。”從最早期作為現實主義詩歌源頭的《詩經》就注重對日常與生活的重視,中華詩學具有實用精神與深厚的現實情結。許海欽詩歌這種對日,F實的珍視,繼承了民族詩學這種優良的價值選擇。   三、中外典故視角下對民族文化傳統的傳承   許海欽的抒情詩還有一些特殊的部分,主要通過對文學文化典故的化用來抒寫民族節日里的現實感懷。詩人化用傳統文化典故,將其巧妙地用在現代抒情里,在現代詩歌中一直是獨特的存在。許海欽學習了大量優秀的中國文化典故。每逢傳統佳節來臨,如農歷春節、仲秋、七夕、清明,他都會整理自己對現實世界的感懷,抒寫對于人生未來的美好祝愿,通過短信、微信等手機平臺發給親朋好友。在這些作品中,他都會巧妙地把中華傳統文化融入他的敘事抒情之中。海欽喜歡將七夕這個中國的情人節的古老愛情故事精妙地進行想象化用。有時他還會化用舒婷、海子等當代詩歌經典,運用于自己的現實抒情之中。   七夕佳節是化用最頻繁的節日,詩歌《七夕》是對牛郎織女民間故事的化用,恩愛夫妻每年七月七才能相見一次,然后便天壤相隔,“河的兩岸/是我們各自的村莊……”,除了這一天,鵲橋將不復存在。除了以節日情詩抒發自身愛情的感想,海欽通過對其他節日的想象化用,進一步抒發自己對現實的關懷與祝福。對祖先家族的關懷便有清明節詩歌:“又到清明/小雨如期而至/陪伴人們來到祭拜的墳前/祖先的靈魂隱藏在茫茫云煙里/生命與生命被天地以不同的方式關照,”(《又到清明》)中秋團圓之際,賞月抒懷:“誰的手掌,沾滿了今晚的月光/一抹清輝,撫平了歲月的酸甜苦辣,”(《致圓月》)新春佳節,辭舊迎新,詩人在化用傳統佳節之時,也將海子的詩歌化用巧妙融合:“我有一個心愿/面朝大海,春暖花開……愛親人,愛朋友,愛自己,”(《春天的心愿》)“第一次在新年的早晨與你傾心/我讓所有的人住進春天的宮殿/然后拉著你的手/來到冬季的海灘。”(《春節之晨》)這種化用獨具風格,在正值新春佳節之際,表達暖暖祝福等,這些精妙的化用是許海欽先生最獨特之處,委婉含蓄而又充滿古典氣息地表達對自身經歷與現實人生的感懷。   參考文獻   [1]張嗣雪.存在主義視域下海子詩歌創作[J].北方文學,2018(3). 點擊查看>>新詩論文(最新范文8篇)其他文章
    周冰瑤,任毅.東山海子新詩創作概論[J].佳木斯職業學院學報,2019(12):184-185. 轉載請注明來源。原文地址:http://www.561859.buzz/html/zhlw/20200421/8329060.html   

    東山海子許海欽的新詩創作特征相關推薦


    聯系方式
    微信號 Lw54_com
    熱點論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
    牛魔王网络打鱼赌博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