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響兒童氣質發展軌跡的相關因素研究

摘要 探討學前兒童氣質隨時間發展變化的軌跡以及不同性別兒童氣質發展的差異,有助于了解氣質發展的連續性與變化性。本研究采用《兒童行為問卷》和《同伴關系問卷》對 450 名學前兒童進行一年半的追蹤研究,每半年收集一次數據,共收集 3 次,探討學前兒童氣質(積極情
閱讀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摘要   
  探討學前兒童氣質隨時間發展變化的軌跡以及不同性別兒童氣質發展的差異,有助于了解氣質發展的連續性與變化性。本研究采用《兒童行為問卷》和《同伴關系問卷》對 450 名學前兒童進行一年半的追蹤研究,每半年收集一次數據,共收集 3 次,探討學前兒童氣質(積極情緒性、消極情緒性和努力控制)的發展軌跡及其性別差異,以及同伴關系和家庭社會經濟地位對兒童氣質發展軌跡的影響。研究采用多水平增長模型對數據進行分析,結果顯示:


影響兒童氣質發展軌跡的相關因素研究
  
  (1)學前兒童的情緒性呈線性遞減,其初始發展水平與遞減速率具有明顯的個體差異。積極情緒性初始水平較高的兒童,隨時間遞減的速率較快,積極情緒性初始水平較低的兒童,隨時間遞減的速率較慢;初始消極情緒性高的兒童,下降的速率較快,初始消極情緒性低的兒童,消極情緒性下降的速度較慢。(2)學前兒童的努力控制呈線性遞增,其初始發展水平與遞增速率具有明顯的個體差異,初始努力控制水平高的兒童,隨著時間的變化,努力控制上升的速度比較快。(3)情緒性的發展存在性別差異。在積極情緒性上,男孩的積極情緒性初始水平比女孩低,下降速度比女孩慢;在消極情緒性上,男孩的消極情緒性初始水平比女孩低,下降速率也比女孩慢。(4)努力控制的發展存在性別差異。女孩的努力控制初始水平比男孩高,但性別努力控制的變化速率上不存在差異。(5)同伴拒絕對消極情緒性的發展有顯著影響,初始同伴拒絕水平較高的兒童,消極情緒性遞減的速率較慢;同伴接受對努力控制的發展有顯著影響,初始同伴接受較高的兒童,努力控制初始水平也較高。(6)兒童氣質的發展變化不受初始家庭社會經濟地位的影響。
  
  以上結果表明:學前兒童的積極情緒性與消極情緒性呈線性遞減,努力控制呈線性遞增;性別影響兒童氣質的發展;兒童消極情緒性的發展趨勢受同伴拒絕的影響,努力控制的發展趨勢受同伴接受的影響。
  
  關鍵詞: 學前兒童;積極情緒性;消極情緒性;努力控制;多水平模型。
     Abstract   
  Temperament refers to the stable and physiological differences at reactivity and self-regulation aspects. It is helpful to understand the continuity and variability of temperament development to discuss the developmental track of preschool children's temperament as time goes on and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different genders. This research adopts the "children's behavior questionnaire" and "peer relations questionnaire" to follow up 450 preschool children for one and a half years. Data were collected every six months (a total of three times) to explore the development trajectory of preschool children's temperament (positive affectivity, negative affectivity and effortful control) and its gender differences, and to explore peer relationship and family socioeconomic status influence on children's temperament trajectory. The data are analyzed by the multi-level growth model. The results show that:
  
  (1) The affectivity level of preschool children decreases linearly, and there are obvious individual differences between the initial development level and the deceleration rate. Children with higher initial level of positive affectivity have a faster rate of decline with time, while children with lower initial level of positive affectivity have a slower rate of decline with time; children with higher initial negative affectivity have a faster rate of decline, while children with lower initial negative affectivity have a slower rate of decline.
  
  (2) The effortful control of preschool children increases linearly, and there are obvious individual differences between the initial development level and the incremental rate. The children with high initial effortful control level have a faster speed of increase with the change of time.
  
  (3) There are gender differences in affectivity development. In terms of positive affectivity, the initial level of positive affectivity in boys is lower than that in girls, and the decline rate is faster than that in girls; And in terms of negative affectivity, boys' initial level of negative affectivity is lower than that of girls, but the decline rate is slower than that of girls.
  
  (4) There are gender differences in the development of effortful control. Girls' initial level of effortful control is higher than boys', but there is no difference in the rate of change in gender effortful control.
  
  (5) Peer rejection has a significant impact on the development of negative affectivity. Children with higher initial peer rejection have a slower rate of negative affectivity decline. Peer acceptance also has an important impact on the development of effortful control. Children with higher initial peer acceptance also have a higher initial level of effortful control.
  
  (6) The development of children's temperament is not affected by the social and economic status of the initial family.
  
  The above results show that the trends of positive affectivity and negative affectivity in preschool children decrease linearly and the Effortful control increase linearly; Gender affects the development of children's temperament; the development trend of children's negative affectivity is affected by peer rejection; and the development trend of children's Effortful control is affected by peer acceptance.
  
  Key Words: preschool children, Positive affectivity, Negative affectivity, Effortful control, Multi-level model。
     引言   
  學前期兒童氣質的發展對個體的社會適應和認知發展以及身心健康意義深遠(Clark & Watson, 2008; Mervielde, De Clercq, De Fruyt, & Van Leeuwen, 2005;LeeuwenShiner & Caspi, 2012)。例如,自我調節和積極情緒性較高的兒童表現出更好的社交能力和得到更多的社會支持,反之則表現出更多的社交困難和較高的外化問題行為(Spinrad, Eisenberg, Gaertner, Popp, Smith, Kupfer, & Hofer, 2009;Rothbart & Bates, 2006)。但目前,對氣質發展的研究主要主要集中于嬰兒期(Marc,Bornstein, Diane, Putnick, Maria, & O'Connor, et al, 2015; Bornstein, PutnickGartstein, Auestad, & O'Connor, 2015),多數研究者認為氣質在嬰兒時期的發展最為迅速(Bornstein, Arterberry, & Lamb, 2015),隨后逐漸趨于穩定。然而隨著兒童生理結構的成熟,學前期兒童的氣質是否也具有穩定性,是值得探討的一個問題。
  
  環境因素影響著兒童的發展。家庭社會經濟地位(social economic status, SES)為兒童的交友、學習提供重要的基礎保障,在兒童的社會性發展中起著重要的作用(Hoff, Laursen, & Bridges, 2012)。然而現有的研究并沒有考慮家庭社會經濟地位對學前兒童氣質發展的影響。兒童入園后,漸漸形成較為穩定的同伴關系,同伴關系是否會影響兒童氣質的發展,還需做進一步的研究。
  
  本研究采用追蹤研究設計,以學前期兒童為研究對象,考察氣質隨時間發展的變化趨勢,并在此基礎上探討氣質發展的個體差異,以及同伴關系和家庭社會經濟地位(SES)對兒童氣質發展的影響。這不僅有助于了解學前兒童氣質的發展特點,幫助家長及時轉變認識上的偏差或誤解,針對兒童的氣質特點進行與之相適應的養育方式和對一些不良行為采取及時干預,還可以幫助早期教育者在教育中做到因材施教,根據兒童的氣質特點進行有側重的關注與培養,以促進兒童更好的發展。
  
  第 1 章 文獻綜述。
  
  1.1 氣質。
  
  1.1.1 氣質的概念。

  
  關于氣質的概念不同的研究者給出了不同的解釋。Gordon Allport (1961)將氣質定義為“個體情感本質的特征現象,包括對刺激的敏感性、反應的強度和速度,主要的情緒反應,這些現象被認為取決于個體的特質,所以個體的特質被認為是遺傳的”。Allport 對氣質的的定義關注的是情緒反應中的個體差異。而 Thomas和 Chess(1977)則把氣質定義為氣質是個體所伴隨出生就有的、獨特的行為表現,也是人格特質的一個表現形式,認為氣質受到先天因素的影響比較多,后天因素的影響比較小。Thomas和Chess對氣質進行的研究認為氣質不僅包括個人注意力,還包括活動水平的差異。他們對氣質的研究是以臨床兒童為被試,所以他們對氣質的定義就具有較為鮮明的臨床意義。Rothbart 從他的兒童氣質發展理論出發,將氣質定義受環境影響的個體反應性和自我調節的生理差異(Rothbart & Bates,1998) ,這種遺傳基礎的差異具有一定的生理基礎,且該生理基礎會受到遺傳、成熟和經驗的影響(Eisenberg, 1998; Rothbart et al., 2006)。其中反應性指的是對外部和內部環境變化的反應性。反應性包括廣泛的反應(例如,恐懼的情緒)和一般的傾向(例如,積極情緒性),因此它不僅限于一般反應性。氣質描述的是沒有持續表達但需要適當的引發條件的傾向或反應。例如,恐懼的兒童不可能一直地感到痛苦和壓抑,但在受到新奇刺激、環境的變化或懲罰的信號刺激下,他們可能特別容易產生恐懼反應。容易受挫的孩子不會持續易怒或生氣,一旦他們的期望沒有實現或是在實現目標的過程中受到阻礙和挫折,他們就會表現的特別沮喪和受挫。楊麗珠把氣質定義為氣質是個體個性心理特征的重要成部分,一個人所持有的心理活動的動力特征,這種動力特征可以使人的心理活動具有鮮明的個人特征,并對心理活動起到制約作用(劉文, 楊麗珠, 2005)。
  
  人氣質與人格既有區別又有聯系。氣質代表人格的情感、活動和注意,而人格不僅包括氣質,還包括思想、技能、習慣、價值觀、防御、道德、信仰和社會認知的內容。人格特征被定義為思想、情感和行為的特有模式,這些模式在不同情況下表現出一致性和隨時間推移的穩定性,并“影響個人與他人和自己的相處”
  
  (Hilgard, 1962)。氣質特征同樣在不同的情況下表現出一致性,隨著時間的推移表現出穩定性,但他們僅限于反應和自我調節的基本過程,不包括特定的思想或概念上防御的(如偏執)使用。Rothbart,Rendy 和 clark (2002)則認為氣質是日后人格形成的基礎,并最終在人格特質發展中區分開來,比如大五人格。
     【由于本篇文章為碩士論文,如需全文請點擊底部下載全文鏈接】   
  1.1.2 氣質理論
  1.1.3 氣質的測量
  1.2 兒童氣質的發展
  1.2.1 兒童氣質的穩定性
  1.2.2 兒童氣質的發展
  1.2.3 兒童氣質發展的影響因素
  
  第 2 章 問題提出
  
  2.1 已有研究的不足
  2.2 研究目的
  2.3 研究框架
  2.4 研究假設
  2.5 研究意義
  
  第 3 章 研究方法
  
  3.1 被試
  3.2 測量工具
  3.3 研究程序
  3.4 數據處理與分析
  
  第 4 章 研究結果
  
  4.1 兒童氣質發展的描述分析
  4.2 兒童氣質的發展軌跡
  4.3 氣質發展的影響因素
  
  第 5 章 討論
  
  5.1 兒童氣質的發展趨勢
  5.1.1 兒童積極情緒性和消極情緒性的發展趨勢
  5.1.2 兒童努力控制的發展趨勢
  5.2 性別對兒童氣質發展的影響
  5.3 同伴關系對兒童氣質發展的影響
  5.4 家庭社會經濟地位對兒童氣質發展的影響
  5.5 不足與展望

  結論

  (1)學前兒童情緒性在初始發展水平與遞減速率具有明顯的個體差異,整體呈線性遞減,積極情緒性和消極情緒初始水平與遞減速率之間均呈負相關;努力控制呈線性遞增,初始發展水平與遞增速率之間不僅具有明顯的個體差異還呈正相關,即初始努力控制水平高的兒童,隨著時間的變化,努力控制上升的速度比較快。

  (2)性別在氣質的發展上存在顯著的個體差異。主要表現為女孩的積極情緒性和消極情緒性初始水平比男孩高,但在下降速度上,男孩在積極情緒性和消極情緒性的下降速度比女孩慢;在努力控制初始水平上女孩比男孩高,但性別在努力控制的遞增速率上不存在差異。

  (3)同伴接受和同伴拒絕影響努力控制的發展,主要表現在學前兒童初始同伴接受在努力控制的初始水平存在顯著個體差異,即初始同伴接受較高的兒童,努力控制初始水平也較高;初始同伴拒絕在消極情緒性的遞減速率上存在顯著差異,初始同伴拒絕水平較高的個體,消極情緒性遞減的速率較慢。而初始家庭社會經濟地位在兒童積極情緒性、消極情緒性和努力控制初始水平和變化速率上均不存在個體差異。

  參考文獻

    邢婷婷. 學前兒童氣質發展軌跡及影響因素[D].魯東大學,2019. 點擊下載全文 轉載請注明來源。原文地址:http://www.561859.buzz/html/zhlw/20200424/8329424.html   

    影響兒童氣質發展軌跡的相關因素研究相關推薦


    聯系方式
    微信號 Lw54_com
    熱點論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
    牛魔王网络打鱼赌博游戏 炒股新手 福建11选五开奖结果 股票指数如何计算 深圳风采2011034 河南省体彩11选5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手机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电视竖屏版 龙华天虹后面巷子2019 四川金七乐基本走势图 在线股票配资平台中承 优配 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