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市民聽覺健康情況及耳聾防治知識掌握探究

摘 要: 目的 了解廣州市居民聽覺健康現狀和耳聾防治知識水平,分析聽覺健康的影響因素,為制定相應的健康教育和干預措施提供科學依據。方法 自行設計問卷,于2018年12月2019年1月,應用隨機抽樣法對廣州市300名受訪者開展聽覺健康狀況、耳聾防治知識及用藥需求的調查
閱讀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摘 要: 目的 了解廣州市居民聽覺健康現狀和耳聾防治知識水平,分析聽覺健康的影響因素,為制定相應的健康教育和干預措施提供科學依據。方法 自行設計問卷,于2018年12月—2019年1月,應用隨機抽樣法對廣州市300名受訪者開展聽覺健康狀況、耳聾防治知識及用藥需求的調查,內容包括:年齡、性別、職業等社會人口學特征,以及耳聾防治知識了解程度、聽覺損傷發生時的行為、聽力測試經歷、耳聾防治措施知曉情況等4個維度問題。結果 發放問卷300份,回收有效問卷283份。60.8%受訪者自覺有聽覺損傷癥狀,包括自我感知聽力下降、耳鳴和聽覺過敏;僅有2.5%受訪者對耳聾防治知識有較深的了解,而54.1%受訪者完全不了解; 12.0%受訪者能寫出簡單耳聾治療措施。此外,耳聾治療藥物的療效是否顯著和副作用大小是受訪者最關注的2個因素,口服藥物和滴耳劑是人們最易接受的劑型。結論 不同性別、不同職業及各年齡段受訪者對于耳聾防治知識了解程度區別不明顯,居民耳聾防治知識水平普遍不高,應面向全人群、輕/中度耳聾患者制定相應的耳病防治策略和干預措施,開展有針對性的健康教育,提高公眾對耳病的知、信、行水平。

  關鍵詞: 耳聾; 防治知識; 影響因素; 廣州市居民;

  Abstract: Objective To investigate the status of hearing health and the knowledge level for prevention and treatment of deafness in Guangzhou residents,analyze the influence factors,and provide scientific basis for hearing health education and intervention measures. Methods A questionnaire was designed based on the current literature. From December 2018 to January 2019,random sampling method was used to investigate the hearing health status,knowledge for prevention and treatment of deafness and the need for medication among 300 interviewees in Guangzhou. The survey involved socio demographic characteristics such as age,gender and occupation as well as the other four areas including hearing knowledge,test experience,control measures,and behavior when hearing impairment occurs. Results 300 questionnaires were sent out and 283 effective questionnaires were recovered. 60.8% of the respondents felt that they had symptoms of hearing impairment including hearing loss,tinnitus and hearing allergy. Only 2.5% of the respondents had a deep understanding of the treatment measures for deafness,and 54.1% of the respondents did not know at all.12.0% of the respondents wrote simple treatment measures for deafness. In addition,whether the therapeutic effect was significant and the side effect was low were the two factors of the drugs concerned by the respondents. Oral drugs and ear drops were the most acceptable dosage forms. Conclusion There is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 among different genders,ages and occupations on the knowledge for prevention and treatment of deafness and their knowledge level is generally low. The corresponding prevention,treatment strategies and interventions should be developed and targeted health education should be carried out for the whole population and the patients with mild/moderate deafness to enhance the KAP level about otopathy.

  Keyword: hearing loss; knowledge for prevention and treatment; influence factor; residents in Guangzhou;

  WHO將聽力閾值在25分貝以上定義為耳聾(聽力損失),耳聾已成為嚴重的公共衛生問題。噪音、電子產品的使用、人口老齡化、遺傳、耳毒性藥物等因素是導致人類聽覺損傷的主要原因。一旦發生聽覺損傷,患者社會交際受到嚴重影響,生活質量也將大大降低。2018年全球耳聾患者已達到4.66億,超過人口總數的5%;其中成人4.32億,兒童3 400萬。我國是目前世界上耳聾人數最多的國家,全國有聽力殘疾人2 780萬,人數還以每年2~3萬的速度遞增。國家高度重視國民聽力健康,耳聾防治也是貫徹“健康中國”綱要的核心內容之一。2018年9月,上海召開的中國防聾大會提到防聾治聾工作形勢嚴峻,刻不容緩[1]。本研究對廣州市公共場所300位受訪者進行多維度的問卷調查,了解目前聽覺健康現狀及耳聾防治知識水平,從而為耳聾防治工作制定科學且有效的干預措施提供依據。

  1、 對象與方法

  1.1 、對象

  2018年12月至2019年1月在廣州市內14個公共場所開展耳聾防治知識水平的調查。研究對象采用隨機抽樣方法確定,共發放問卷300份,回收有效問卷283份,有效率為94.3%。

廣州市民聽覺健康情況及耳聾防治知識掌握探究

  1.2、 方法

  在參考相關文獻的基礎上自行設計問卷,結合社區情況、專家組評定、反復修改而成。內容包括:

  (1)受訪者基本情況:包括年齡,性別,職業及職業與聽力相關性。

  (2)受訪者聽覺健康狀況及影響因素:包括聽覺損傷因素、不同年齡段受訪者聽覺健康狀況、長期服用藥物調查、耳機使用情況。

  (3)耳聾防治知識知曉情況及相關行為態度調查:包括耳聾防治知識了解程度、聽覺損傷發生時的行為、聽力測試經歷、耳聾防治措施知曉情況。

  (4)耳聾治療藥物需求:包括耳聾治療藥物的中西藥偏好、耳聾治療藥物的劑型偏好、購買耳聾治療藥物關注的因素、可接受每月耳聾藥物開銷范圍。

  1.3 、統計分析

  剔除無效問卷后,研究者進行問卷編號,并將所有數據錄入Excel表格。采用SPSS 19.0進行統計分析,計數資料采用例數(%)描述,在單因素分析基礎上,進行多重響應分析、χ2檢驗。P<0.05為差異有統計學意義。

  1.4 、數據的質量控制

  為保證調查質量,在調查前對調查人員進行統一的專業培訓,講解說明調查問卷;調查過程中統一按規范指導和要求,明確調查目的,告知調查方法,熟悉問卷內容,在發放過程中采用面對面的方式進行調查;成立質量控制小組,在數據錄入前對數據進行審核,發現錯誤及時糾正,保證數據的客觀、真實與準確。

  2 、結果

  2.1 、年齡、性別和職業分布及與聽力相關性

  本次有效調查共有283人,性別分布相近。年齡以21~40歲居多,共131人(46.3%)。企業職員、機關單位人員、農民、自由職業者分布較為平衡,其他職業(以上各類職業多外者)占比較大,共94人(33.2%)。見表1。

  將“職業”與“聽力”的關系分為緊密、較緊密、一般和無4級,除87人(30.7%)明確表示職業與聽力無關外,196人(69.3%)的職業與聽力在存在不同程度關系。其中,其他職業與聽力相關程度最大(30.1%),企業職員與機關事業單位人員與聽力相關較大(19.9%和24.0%),自由職業與聽力相關程度較低(13.3%),農民是與聽力相關性最小的行業(11.7%)。

  表1 受訪者年齡、性別和職業分布
表1 受訪者年齡、性別和職業分布

  2.2、 聽覺健康狀況及影響因素分析

  調查顯示,在283人中,自覺出現耳鳴、聽覺過敏、聽力下降等聽覺損傷癥狀中1種或多種的人數達到172人(60.8%),聽覺無損傷的僅有111人(39.2%)。對聽覺損傷癥狀進行多重響應分析,結果表明聽覺損傷癥狀在性別、職業中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但在各年齡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見表2。

  ≤20歲受訪者大多未出現聽覺損傷癥狀;耳鳴是21~40歲受訪者及41~60歲受訪者常見聽覺損傷癥狀;60歲以上受訪者最多發的聽覺損傷癥狀為聽力下降。存在聽覺損傷人數在其年齡段占比分別為≤20歲5人(25%),21~40歲68人(51.9%),41~60歲49人(67.1%),60歲以上47人(83%)?梢,隨著年齡增長,聽覺損傷人數比例升高,聽覺健康狀況呈下降趨勢。

  受訪者中存在長期用藥史的人數分別為降壓藥(46人,16.3%),降糖藥(27人,9.5%),抗生素(16人,5.7%),抗癌藥(4人,1.4%)。而在長期用藥史的受訪者中,出現聽覺損傷癥狀的人數占比分別為抗癌藥4人(100%),抗生素14人(87.5%),降壓藥38人(82.6%),降糖藥20人(74.1%)。說明耳毒性藥物是導致聽覺損傷的重要因素。

  長期使用耳機的受訪者中,101人(35.7%)認為耳機對自身聽力無影響,159人(56.2%)認為耳機對自身聽力有影響。認為耳機對自身聽力有影響的受訪者,出現聽覺損傷癥狀人數依次為:耳鳴66人(41.5%)>聽力下降58人(36.4%)>聽覺過敏24人(15.1%)。調查數據顯示耳鳴是耳機影響聽力最常見的癥狀。

  2.3 、耳聾防治知識知曉情況及相關行為態度

  調查顯示,居民對耳聾防治知識了解程度在性別、年齡及職業中的分布差異均無統計學意義(P>0.05),只有2.5%受訪者對耳聾防治知識“非常清楚”,“幾乎不懂”的在各人口學特征中均占最大比例(表3),表明廣州市居民對耳聾防治知識的知曉程度普遍不高。

  受訪者對造成聽覺損傷幾個主要因素的知曉水平,按人數從高到低依次為:年齡增大99人(42.7%)>噪音59人(25.4%)>其他50人(21.6%)>遺傳12人(5.2%)=藥物毒副作用12人(5.2%)。調查發現,僅有87人(30.7%)曾經有聽力測試經歷,170人(61.0%)無聽力測試經歷,另有不清楚是否接受過聽力測試的22人(7.8%)及未作出選擇4人(1.4%)。能寫出耳聾防治措施的受訪者有34人(12.0%),不能寫出耳聾防治措施的有249人(88.0%),34位受訪者了解的耳聾防治措施可分為5類:降噪與合理使用耳機、具體藥物、理療方法、休息、助聽器。此外,選擇在聽覺損傷發生后多休息的占127人(44.8%)>選擇馬上就醫的占99人(35.0%)>選擇自行買藥的占30人(10.6%)>選擇服用保健品和其他措施25人(8.8%)>未做出選擇2人(0.7%)。

  表2 聽覺損傷癥狀多重響應分析
表2 聽覺損傷癥狀多重響應分析

  表3 耳聾防治知識了解程度單因素分析
表3 耳聾防治知識了解程度單因素分析

  2.4、 耳聾治療藥物需求

  從“耳聾治療藥物的中西藥偏好”及“購買耳聾藥物關注的因素”可以看出“療效”是受訪者最關注的點,而相比于單用中藥或單用西藥,更多受訪者愿意接受中西醫結合治療?诜幬锱c滴耳劑是受歡迎的劑型。大多數受訪者能接受的每月耳聾藥物開銷范圍在500元以下。耳聾治療藥物需求見表4。

  3、 討論

  本次調查結果示,噪聲、人口老齡化、耳毒性藥物是影響受訪者聽覺健康的重要因素。工業與科技的發展伴隨著污染與噪音的產生,對我國公民聽力的影響與日俱增。保護聽力是每一位公民應有的認識。降噪是降低聽覺損傷的重要舉措。當今耳機和手機被廣泛使用,如使用者未控制好音量,聽力可能會被過高的音量損傷。鐘蕊霜等[2]研究顯示,相同音量對聽覺損傷程度為:入耳式耳機>頭戴式耳機>平頭式耳機。目前,很多年輕人為追求身臨其境的音樂效果,會選擇隔絕外界聲音能力較強的入耳式和頭戴式耳機,因此控制音頻設備音量這一認識顯得尤為重要。

  表4 耳聾治療藥物需求

  本調查結果顯示隨著年齡增長,聽覺健康狀況呈下降趨勢。目前,人口老齡化已經成為我國一個極為嚴峻的社會問題,也加重了我國醫療負擔。隨著我國人口老齡化,老年人聽覺損傷的問題也將日漸突出。目前年齡造成聽覺損傷的機制尚不明確,有研究表明BAK基因導致的線粒體耳蝸螺神經節細胞及耳蝸毛細胞凋亡是老年性耳聾原因之一[3]。難以逆轉的老年性聾嚴重影響老年人晚年生活質量,但是聽力檢測在老年人群中普及程度不高,導致老年人對自我聽覺損傷未能做到早發現、早干預、早控制。很多老人在問卷中表示,因老人行動不便,希望以社區為單位進行耳聾防治宣傳,組織老人進行集體聽力檢查,有關部門應增加這方面的財力物力投入。

  本調查結果顯示,長期服用抗癌藥與抗生素的受訪者出現聽覺損傷的比例非常高?股赜捎谶m用范圍較廣,相比于降壓藥、降糖藥和抗癌藥,使用人群區分不明顯,現已成為被濫用最多的藥物之一。氨基糖苷類抗生素如慶大霉素、卡那霉素、鏈霉素等是臨床上最常見的耳毒性藥物,據統計我國83%藥源性聾由氨基糖苷類藥物引起。此外,靜脈注射紅霉素也有可能導致耳毒性發生。因此在使用抗生素時需要遵照醫囑,不可擅自濫用抗生素。相當大一部分老人需要長期服用降壓藥、降糖藥控制病情,還有部分老人需要長期服用抗癌藥。有研究顯示呋塞米[4]、卡維地洛[5]等降壓藥物均具有一定耳毒性。內耳毛細胞損傷是藥物耳毒性機制之一。全身或局部用藥,藥物均可達到內耳淋巴液,高濃度的藥物蓄積可使內耳感覺毛細胞首先受損[6]。調查結果顯示,長期服用抗癌藥物的4人均出現聽覺損傷癥狀,在癌癥治療中起至關重要作用的鉑類藥物如順鉑、卡鉑和奧沙利鉑能引起嚴重的耳毒性[7],其機制可能與自噬有關[8]。

  本調查結果顯示耳鳴是21~40歲、41~60歲兩個年齡段青壯年最多發的聽力障礙癥狀。隨著環境噪聲的增加和社會工作壓力的增加,耳鳴在年輕人群中的發病率在不斷上升[9]。聽力下降、婚姻狀態、睡眠障礙、抑郁、焦慮及神經構成耳鳴發病的危險因素。發生耳鳴后,應第一時間尋求醫生幫助,實施醫療手段控制病情延續。盡管很多類型的耳鳴都不可完全治愈,但是醫療手段可以減緩病情發展速度。

  中西醫結合治療是受訪者最能接受的方式。從耳聾治療藥物市場看,除常用的西藥,許多中成藥也發揮著不可或缺的作用。中藥是華夏民族千年傳承下來的瑰寶,能上市的中成藥更是經過質量監測層層把關,醫生如果在用藥中使用中成藥遭到患者質疑,應該耐心解釋打消患者疑慮。作為國民,也應該提高對我國中藥的信心。耳聾治療藥物中,中成藥占有很大比重。近年來有研究表明中西醫結合治療的方法對感音性耳聾有改善的作用[10]。調查發現,普通耳聾治療藥物價格合理,因此患者發現耳聾癥狀后應有信心積極治療。鑒于近年藥物安全問題頻發,受訪者對于藥物安全與副作用問題比較關心,副作用小、使用方便的耳聾治療藥物最為受訪者接受。藥物研發機構應順應患者要求,在設計藥物方面盡量選擇易于使用的口服藥物或滴耳液,同時還需要對藥品質量安全做好嚴格把關。

  耳聾防治工作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完成,需要提高民眾意識,社會組織加大力度宣傳,醫療部門積極部署治療方案,研發機構加快研制高效低毒的治療藥物。因此,落實具有實踐性的耳聾防治措施是社會各方面運轉起來才能進行的工作,是一項任重道遠的系統工程。

  參考文獻

  [1] 中國醫療保健國際交流促進會.2018中國防聾大會開幕[EB/OL].(2018-09-16)[2019-02-01]. http://www. cpam.org.cn/client/news/417/news-detail.jhtml.
  [2]鐘蕊霜,張驁桀,時沛.不同類型耳機對人聽力的影響[J].黑龍江醫藥,2015,28(2):383-384.
  [3]SOMEYA S,XU JINZE,KONDO K,et al,Age-related hearing loss in C57BL/6J mice is mediated by Bak-dependent mitochondrial apoptosis[J]. Proceed Nat Acad Scie USA,2009,106(46):19432-19437.
  [4] WESLEY J,GENEVIEVE T,DAVID S,et al. Correction to:Association between furosemide in premature infants and sensorineural hearing loss and nephrocalcinosis:a systematic review[J]. Matern Health,Neonatol Perinatol,2019,5(1):1.
  [5]AL-GHAMDI B S,ROHRA D K,ABUHARB G A I,et al. Use of beta blockers is associated with hearing loss[J]. Int J Audiol,2018,57(3):213-220.
  [6]殷善開,馮艷梅.雙側突發性聾病因研究進展[J].臨床耳鼻咽喉頭頸外科雜志,2016,30(14):1100-1103.
  [7] TURAN C,KANTAR M,AKTANA D A,et al. Cisplatin ototoxicity in children:risk factors and its relationship with polymorphisms of DNA repair genes ERCC1,ERCC2,and XRCC1[J]. Cancer Chemother Pharm,2019,84(6):1333-1338.
  [8]梁崢嶸,程貴,張濤,等.順鉑耳毒性與自噬關系的研究進展[J].臨床耳鼻咽喉頭頸外科雜志,2020,34(02):189-192.
  [9]陳秀蘭.耳鳴特征及相關因素研究[D].鄭州:鄭州大學,2016.
  [10]周雅婷,林炎龍,何揚子.針刺輔助治療感音神經性耳聾的病例對照研究[J].中國中西醫結合雜志,2017,37(02):250-251.

    劉苑晴,溫露,張彥,陳鋼.廣州市居民聽覺健康現狀與耳聾防治知識水平調查及影響因素分析[J].廣東藥科大學學報,2020,36(02):298-302. 轉載請注明來源。原文地址:http://www.561859.buzz/html/zhlw/20200424/8329464.html   

    廣州市民聽覺健康情況及耳聾防治知識掌握探究相關推薦


    聯系方式
    微信號 Lw54_com
    熱點論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
    牛魔王网络打鱼赌博游戏 福彩生肖6十1开奖结果今天 山西十一选五官方网站 福彩3d助手 私募股票推荐 幸运飞艇最新 上证指数历年k线图 广东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 炒股软件哪个最好新手 重庆幸运农场结果记录 新浪股票指数